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文化藝苑

白發親娘

來源:中鐵十四局集團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30 瀏覽次數:?【字體:

        晚上被一陣陣手機鈴聲給驚醒,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機,“二哥,是我,小霞,最近你的手機怎么老是打不通啊,咱娘都擔心了,讓我給你打個電話問問情況,所以我試試晚上能打通嗎?你抽空給咱娘回個電話吧,咱娘想你。”掛了三妹的電話,我睡意全無,想想也是,自從上次和老娘通過電話到現在也有半個多月了吧,怪不得老人家開始擔心了。由于最近建設單位要求年底打通我們所施工的路基,這些天幾乎每天都到施工現場指導督促施工生產,加上工地處于大山深處,沒有信號,從工地回來時已經到了晚上,又累又餓,隨便吃點飯倒頭便睡,就把給老娘打電話的事給忘了。       由于工作性質的特殊性,我常年在外施工,一年中回老家的次數是少的可憐,所以打電話成了我和母親交流的唯一途徑,幾乎是隔不到一個星期就和母親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問候一下老人的身體。母親理解我工作的性質,每當我對母親愧疚地說沒有時間回家看她老人家時,她總會說出幾乎一致的話:“娘和你爹身體很好,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吃好點,少喝酒,不用擔心娘,你們只要心里想著娘我就高興了。”每當聽到這些,我的眼淚總會不自覺的溢出眼眶。都說“父母的愛是海洋,兒女的愛是小溪”,而我對父母的關愛可以說連小水溝也不如,我欠父母的太多了。我的思緒隨著對母親的愛和愧疚之情飛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光。       母親1941年出生于黃河岸邊的一個小村莊里,屬小龍的(即屬蛇的,我們老家俗稱小龍),聽母親說在她七歲的時侯我的外婆因病去世,年幼的母親由我大姨看大,外婆的早逝讓母親養成吃苦耐勞、心地善良的性格。1959年冬天,十八歲的母親嫁給了父親來到我們家。當時的母親用我父親的話說是年輕漂亮,身材高挑,而且力氣也大,干農活是一把好手。當時父親在鐵路部門工作,一年中很少回家,家里的一切都交給了母親。爺爺奶奶身體不好,母親既要忙著掙工分養家糊口,又要照顧爺爺奶奶,還要管我們姊妹幾個的吃穿。文革中教書的爺爺被錯誤的打成右派,家里成份不好,加上我們姊妹幾個都要吃飯,家里幾乎就是靠母親一個人的辛勤勞動掙點工分來養活一家人。面對左鄰右舍的白眼,看著我們姊妹幾個因吃不飽肚子而瘦弱的身體,母親只有靠自己的雙手默默的干活來勉強支撐著這個家。當時父親的工資少的可憐,基本上對我們這個大家庭來說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為了能多掙幾塊錢,父親連續十幾年春節在單位值班,說好聽點是為了照顧其他同事能回家過年和家人團圓,其實我感覺就是為了多掙那少的可憐的一點點春節加班費。因為忙于家庭的吃飯問題,母親很少管我們,我們姊妹五人從小都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教書的爺爺便成了我們的第一個老師。爺爺1938年參加革命工作,一直從事教書工作,爺爺學識淵博,我們從爺爺那里學得很多知識和一些做人的道理。       雖然很辛苦,但母親在村里仍然樂于助人。記得小時候一大早母親到村頭的水井里打水,我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母親后面,母親總是先把村里幾個五保戶的水缸給灌滿后才把水挑到我們家。用母親的話說,他們沒有子女,行動不便,自己出點力辛苦點不算啥,多做點善事,好人總會有好報的。       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爺爺恢復了榮譽,離休在家,我們的生活也逐漸開始有了好轉。小時候的經歷加上母親的影響讓年少的我們養成了不怕輸的性格和勤勞樸素的品質。我們體諒到父母的辛苦,經常在學習之余,大哥帶著大姐,二姐還有只有七八歲的我到田地里干農活,姊妹幾個有說有笑,氣氛相當的好,引來鄰居們羨慕的目光,我們姊妹幾個從沒有吵過架爭過嘴,在鄰居眼里是最和睦的一家人。       八十年代,隨著大哥大學畢業參加了工作,大姐二姐也相繼參加了工作,家里的生活明顯有了改善。九六年我中專畢業,參加了工作兩年后,小妹也招工進了工廠。當初的姊妹五個人像小鳥一樣長大后都因工作先后離開老家,家里只剩下母親和退休在家的父親照顧著年邁的爺爺奶奶。由于工作的關系我們姊妹五人很少有時間回家,特別是我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居無定所,離家較遠,一年中回家次數更是少之又少,家里的農活和照顧年邁的爺爺奶奶的重任全部落到母親身上。由于父親在家是獨生子,很小就出門在外工作,對農活和照顧老人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母親既要忙地里的農活又要一個人照顧兩位老人。幾十年的辛勤勞動,使母親的頭發逐漸花白,皺紋爬滿了臉龐,身上落下了許多疾病。但即便農活再忙,身體再累,母親也把爺爺奶奶照顧的無微不至,變著法給爺爺奶奶做著可口的飯菜,有時遇到爺爺或者奶奶脾氣不好發脾氣時,她都是笑著獨自忍受,毫無怨言。母親的辛苦得來兩位老人的認可,爺爺奶奶經常對我們說母親是我們家功勞最大的人。       雖然很苦很累,但母親天生是個樂觀的人,經常見母親笑瞇瞇的,母親和親戚鄰居關系處的很融洽。母親也是個熱心腸樂于助人的人,誰家媳婦生孩子,母親總是幫著忙這忙那;誰家孩子長麻牙不停地哭鬧時都會請母親去給看看給扎下,會此小技術的母親不管是飯前飯后還是半夜三更都是隨叫隨到;鄰居家的紅白之事都看到母親忙前忙后的身影,母親在親戚鄰居眼里是出了名的熱心腸人。       2000年7月,爺爺被查出肝癌晚期,在醫院告訴只有半年的生命時間的情況下,母親硬是不信這個邪。按母親的話說老人家過去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大的罪,好不容易過上幾天享福的日子,無論如何也要讓老人再多活幾年啊。她硬是通過各種偏方加上生活上的無微不至的照顧,事事順著爺爺,讓老人家時時精神愉快,終于創造了奇跡。2004年6月,和病魔斗爭了四年的爺爺因病去世。父親十五歲出門在外工作,對照顧老人沒有一點經驗和耐心,四年來,幾乎是母親一個人照顧著爺爺和奶奶。深受病魔折磨的爺爺難免有時心情不好,對母親斥責是常有的事,母親總是笑臉相迎,說著讓爺爺消氣和高興的事。按父親的話說是母親的照顧使爺爺延長了近四年的生命。我們姊妹幾個有時想請假幫母親照顧一下老人,母親總是不愿耽誤我們的工作,一個人默默地承擔著照顧兩位老人的重擔。       爺爺去世后,為了更好的照顧好奶奶,母親把奶奶接回農村老家,當時奶奶已是八十多歲的高齡且耳聾眼花,溝通有點困難,母親不急不躁,經常和奶奶聊天說話。俗話說人老如小,奶奶一會也離不開母親,要求母親領著她玩。在我們老家經常看到母親攙著奶奶飯后在家門口玩和鄰居聊天,一個年近七十的頭發花白的“年輕人”領著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成為我們老家的一道風景。母親對兩位老人的無微不至的照顧得到親戚鄰居們的稱贊,他們夸母親照顧自己的公公婆婆比親女兒都照顧的好。      2011年春節前,九十四歲高齡的奶奶病重住進了醫院,我們姊妹五人和父親輪流在醫院里陪護,母親一個人在家守著,每天都幾個電話問奶奶的病情。住了幾天院,奶奶的病情始終沒能好轉且有加重的跡象,我們都想盡一切可能留住老人家的生命,畢竟我們姊妹五人和奶奶的感情太深了,她老人家把我們從小抱大。農歷臘月二十三,小年,當母親聽說奶奶病情又加重時,對我說,讓奶奶回家吧,別住院了,按咱老家的風俗,不能讓老人老在醫院里。當時我就和母親發起了火,我當時邊哭邊發火說母親是心疼錢不愿給奶奶看了,我們姊妹有錢給奶奶看病,不用你管了。當時的母親很委屈地哭了,對我說:“兒啊,娘不是心疼錢,你們姊妹的心情娘理解,娘也想讓你奶奶再過個年啊,咱不是不看了,你奶奶估計過不了這一關了。”當時的我還是不肯原諒母親。果然到了下午,奶奶處于昏迷的狀態,醫生檢查后對我們說把老人送回家吧。當晚奶奶走了,和奶奶感情很深的我們姊妹幾個一個個哭得死去活來,和奶奶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母親由于傷心過度加上身體虛弱哭得昏了過去。看到這我心里更加難受,想想上午對母親的誤解和傷害,我不知如何面對我的母親,如何得到母親的原諒。       2011年春節,這十幾年來我第一次留在農村老家陪父母過了一個年。我感覺不知是奶奶的去世讓母親一夜老了許多,還是原來我們就沒有關心過母親。奶奶在世時總感覺母親在心中還是那么的年輕,雖然母親也已是七十多歲的年齡,加上五十多年辛苦明顯的蒼老了好多。這些年,我們對母親的關心實在是太少了,但愿母親能原諒我們。 2011年春節前夕,吃過晚飯一家人坐著無語,忙了一天的母親準備洗腳睡覺,看到滿頭白發和滿臉皺紋的母親,想想母親這五十多年來為了我們這個家,為了我們姊妹五人所付出的一切,我百感交集不由自主的蹲在母親面前,給母親倒好洗腳水,試試水溫,脫掉母親腳上破舊的襪子,把母親長滿腳繭的一雙大腳放到水盆里。當我的雙手按在母親那雙皴裂的雙腳上時,我感覺母親猛的一顫。想想我們小時侯母親不知給我們洗了多少次,而我這是第一次給母親洗腳,我內疚的眼淚在眼眶里閃動。當我抬起頭看到母親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而眼眶中閃爍著淚花時,我的眼淚終于流了出來,我們的一個小小的回報換來了母親難得的開心。       2011年春節過后,我戀戀不舍的離開了家,回到我的工作單位,家中只剩下年老的父母在家,雖然我們多次要求父母跟我們一起生活,但在老家住習慣的父母總是以在城里不習慣為借口不愿和我們住在一起,我知道父母怕和我們年輕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我們拗不過父母,姊妹五人只有通過電話來問候一下父母,由于各自忙著自己的工作,回家的時間很少,而父母放不下的仍是對我們的牽掛,真是兒行千里母擔憂啊。       一年來,因工作需要,我輾轉于徐州、廣西、廣東、四川等幾個工地,在每個工地經常給母親打電話報平安和問候母親成了我工作之余的必修課。中秋節時我遠在四川沒能回家,哥哥姐姐和小妹也因為各自工作脫不開身沒能回家。月圓之夜,思家心切,我給母親打了個電話,電話中母親一直不停地說“不用來看我,我們身體很好,只要你們心里想著父母就是了,給小菊打個電話,一個女人一個人在家帶孩子不容易啊,當娘的沒時間給你們看孩子沒有給你們幫上什么忙,你又經常不在家,娘知道小菊的難處,你對小菊好點”。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我們不能回家看望母親,母親毫無怨言,還時刻關心體諒著我們。雖然母親嘴上說不用我們回家看她,但我知道父母其實很希望我們能常回家看看,她是想我們啊,但她老人家又怕耽誤我們的工作又擔心路上不安全才說著不用我們回去善意的謊言。特別是我,小時候就是母親眼中的淘氣包,長大后,因為工作關系到處跑,母親對我的牽掛無形中就多了許多,擔心我是不是喝多了,擔心我是否生病了,擔心……。兒行千里母擔憂,母行千里兒不愁,無論我們長多大,走多遠,總少了母親對我們的牽掛,而有時我們還會對母親的牽掛和叮囑當成是老人的羅嗦。父母的愛是海洋,兒女的愛是小溪,而像我們這樣從事野外施工的兒女們對父母的愛和對父母的關照真的連小溪的愛也不及,我們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即使這樣,我們的父母親從來都不會怪自己的孩子,依然日思夜想地牽掛著她遠行的兒女們。       這就是我的母親,一個普通而又偉大的母親,她為這個家付出了一切,到現在還依然呵護著她的孩子們。“你可是又在村口把我張望,你可是又在窗下把我掛想”,隨著歌曲《白發親娘》的旋律,我仿佛又看到母親站在寒風中在村口盼我們回家的畫面。眼中漸漸涌出了淚花,娘啊,娘啊,我的白發親娘,你的孩子一定會常回家看你,請您老一定要保重身體,你的兒女愿您永遠都健康長壽。愿天底下的所有父母們都健康長壽。    

 

 

公司簡介
公司是國家建設部核定的施工總承包一級資質企業,杭州上德立交橋獲國家優質工程銀獎和全國用戶滿意工程獎,全國工程建設企業管理現代化成果二等獎,鐵路鋪軌架梁...[詳細]
聯系我們

微信公眾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秋葵视频APP,秋葵视频安卓下载,秋葵视频官网下载